不知孔乙己欠的十九个钱,有没有还上?

  • 来源:深链财经(ID:deepchain)深链财经(ID:deepchain)
  • 2018-09-06
  • 2018-09-06 17:52:25

【深链财经】区块链领域第一深度媒体。

鲁迅语录在我们的社交圈风靡一时,一针见血的语言锋芒直指人性的黑暗和情感的冷漠。

在语文课本上读到鲁迅,多的是对于他文中常出现的错别字的玩笑,长大再读鲁迅,体会的是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

如今的币圈鱼龙混杂、真假难辨,假如鲁迅还在、假如那个横眉冷对千夫指的周树人还在,会如何评价币圈呢?

深链原创

文|大山


(一)

2018年,浙江绍兴,三味书屋


高大的皂荚树荫蔽着8月的骄阳,鲁迅与阿Q坐在三味书屋当中。

鲁迅端起了盖碗,半开半合,啜了口咖啡,阳光轻柔的泄进来,似乎在这里时间都走慢了。


阿Q顺势问道:“迅哥,你不是说过‘哪有什么天才,我只是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都用在工作上了’。怎么现在,如此的悠闲呢?”


“确实啊,自中本聪的创世区块始,一个可能颠覆未来金融、交易体系的技术逐渐被社会关注了,这是好事啊。师夷长技以制夷,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不可篡改、公开透明的特性来看,当前社会存在的种种顽疾,都有望解决啊!”鲁迅挺直了身形说道。


阿Q赶忙追问道:“此话怎讲?”


鲁迅放缓了语速说道:“去中心化,就像一队斥候传达信息,从一字长蛇的队形变成了每个人跑一条路,超过半数顺利到达并传达了信息,这次任务就完成了.......”


“曾经有一位筹办各种庙会活动的大老板对我说,要达成一笔交易太难了,越来越高的成本损耗在原本累积的信任中。假使区块链技术得以普及,那因此节省下的经济、人力、资源价值将相当可观。去产能、去库存都能够更快实现。”


阿Q惊讶地说:“这么具有变革性的技术,怎么感觉未曾听闻乡邻们议论呢?反倒是比特币、以太坊、还有各种英文字母指代的代币,大家都在炒哩!听说咱们镇的赵太爷老早就买了币,是咱们绍兴的比特币首富呢!话说我跟赵太爷原是本家,我得去让他分我些!”


话音未落,只听拐杖猛地在石板上一敲,赵太爷已然走到书屋门口,满嘴溅朱地骂道:“你也配姓赵?!”


(二)


天空逐渐被乌云笼罩,书屋中的亮度一下子暗了下去,房中挂的绣像似乎也变得面色铁青。


赵太爷脸色阴郁地说:“自打国家下了檄文,禁止ICO集资,明令关停国内数字货币交易所。我们币圈的人,日子不好过啊。”


阿Q打趣道:“甚么?!您也算币圈的人吗?淘宝代写白皮书、谁是圈中红人就写谁来站台;发个空气币来取代EOS、币价归零又想来做生态。赵老太爷啊,您这是币圈的人吗?我怎么觉得您像是蔬菜庄园的专业人士啊?”


“混账!”赵太爷喝止了阿Q,随身的家丁立刻贴身上去,一左一右的将阿Q架了起来,往院子外带去。而他却只顾笑,仿佛自己手中腰斩甚至归零的币种,还能变成百倍币、千倍币一般。直至走远,空气中还回荡着信仰、死拿的词语,至于后面还说了什么,就听不清了。


鲁迅面对着这个情景似乎毫不意外,直至私塾中重归平静,才再次发话,而此时,乌云已经完全笼罩了阳光。


“军阀割据,流寇丛生。这个圈子您有信心继续混下去吗?”鲁迅对赵太爷问道。

 

仿佛是问到了得意之处,赵太爷扬起嘴角回道:“这个圈子要混下去太容易了,包装下概念,把比特币的成功案例拿出来一说,多少投机者蜂拥而至!前几天我还发了一个八卦币,白皮书就是复制粘贴一下,你知道有多少大妈来问我,‘有没有搞头?!’其实也不仅仅是发币,交易所也……”


说到此处,赵太爷似乎意识到自己已经失言,说了些不该说的话,赶忙环顾周围,见四下无人才放下心来。大摇大摆地坐到了太师椅上,捋了捋胡子继续讲道。


“就算今天告诉你实情也无妨,我们场面做的足啊。雇上一批人到东瀛、罗刹、高丽去给我大张旗鼓地办个宴会,只有一个要求,高级!在会场多拍些洋片大肆得宣传下。国内的投资者一看,这么高端的会,我参加不了可怎么办啊?”


“哈哈哈,人参加不了会,怎么体现自己也是这样的高端人群啊?只有一条路,买我的币。等他们手里都持有了,成为我们定义的高端人群了,钱也就到手了。看到没,赚钱就是这么简单。”赵太爷得意地说道自己的“挣钱之道”,眉宇间满是骄傲。


凡事总须研究,才会明白。翻看这些空气币、传销币的白皮书,每页上都歪歪斜斜地写着“去中心化”、“技术一流”、“马上落地”。只有把挣快钱的眼镜放下了,才能在字里行间看到满本都写着两个字,“吃人”。


(三)


“多乎哉?不多也。这样的圈子不待也罢。”孔乙己边说边跺着步子进来。


此时乌云逐渐地慢慢变淡,天空中竟出现了风雪,但阳光仿佛明朗了些。


“看看前几日币价的跳水,一方面是白银外流,没有了足够的资金撑腰,更关键的是,落地的项目太少了。我便考你一考,投资100万盖房子,一年过去了还是一堆砖放在那里,用户恐慌、币价跳水岂非常事乎?”听到孔乙己又“之乎者也”地念叨了起来,方才压抑的氛围也变得快活起来。


此时雪已经逐渐下大了,鲁迅接过话茬说:“听说我曾经的老师藤野先生已经因为舆论事件退出了基金,靠捕猹技术手段闯出名堂的闰土,近期宣布要退出圈子,比特币的ETF总是被驳回或推迟,但我始终认为这个币圈还是个孩子,也许还有救。”


风雪来袭但暖阳依旧,鲁迅回过头来说道:“提到这个孩子,似乎币与链的概念已经混为一谈,资本原始积累的阶段,让还未了解区块链的人对其防微杜渐。这样也好,新技术革命天然带着难以理解和颠覆性的标签,你可以不懂,但经济新周期后所需要回暖的动力,也许就来源于它。”


说罢,赵太爷和孔乙己都起身离开,身影逐渐消融在雪花中,也不知道赵太爷是不是还在发币,孔乙己欠的十九个钱,有没有还上。


注:本文为深链Deepchain(ID:deepchainvip)原创。未经授权,禁止擅自转载。转载请后台回复关键词【转载


1536227881993232.jpg

1536227932676904.jpg


深链财经全新升级!


时下热点深度剖析、价值资讯专业解读!


比多数人更早读懂行业,就在深链Pro!

声明: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深链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参与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