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亿美元!曾经的第一ICO昨晚宣布破产,Telegram终低头

Telegram

作者:门人

“我写这篇文章是为了正式宣布 :Telegram对TON项目的积极参与已经结束。”

5月13日,加密社交巨头Telegram的创始人帕维尔·杜罗夫(Pavel Durov)通过公开信宣布暂停其加密货币项目TON(Telegram Open Network)。

“我谨祝所有在世界范围内争取去中心化,平衡与平等的人们好运。你们正在打一场有价值的仗。这场战斗,很可能是我们这一代中最重要的战斗。我们希望您在我们失败的地方成功。”

帕维尔·杜罗夫,这个拥有数亿用户的加密通讯巨头创始人,为反叛普京而出走俄罗斯的自由主义者,最终还是在美国政府面前低下了高傲的头颅。

公开信可以看出,虽然心情复杂,但“斗士”帕维尔·杜罗夫依旧强硬和热血。

但现实的问题是,心情更复杂的或许是GRAM的投资者以及GRAM期货的投资者。

因为消息一出,各大交易所的GRAM期货代币应声大跌,以币夫Bitforex为例,截至发稿前,其期货GRAM已经从前一天的1.59美元跌为0.15美元,跌幅高达91%。

多米诺骨牌已经倒下。

「 Telegram发币折戟 」

TON是什么?它为什么结束?

在与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斗争了数个月后,加密社交巨头Telegram的创始人帕维尔·杜罗夫低下了头,宣布终止其区块链项目TON。

Telegram

Telegram创始人帕维尔·杜罗夫

在公开信中,帕维尔·杜罗夫写道,TON是一座矿山,而GRAM是金矿。但是美国监管者却表示,许多人因为追求利润而投资了金矿,但是他们不想要黄金,而是想出售给其他人,因此你不能给他们黄金。

“如果你认为这位法官不讲道理,你并不是一个人。这正是TON(矿山)、GRAM(黄金)以及其投资者所遇到的情况。法官用这种推理进行裁定,禁止人们像购买或出售比特币那样买卖 GRAM。”

如果SEC阻止,那我不在美国发币不就行了?

事实上,Telegram的律师也这样跟SEC据理力争过:Telegram17亿美元的ICO融资中,70%以上是和外国投资者通过购买协议筹集的,所以法庭发布的初步禁令只适用于美国买家,应该豁免对非美国投资者的GRAM代币销售。

但帕维尔·杜罗夫表示,也不行。

因为美国法院宣布,不单是在美国,在全球范围内,GRAM代币都无法分发。为什么?因为它说,美国公民可能会找到某种访问GRAM销售平台。因此,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出现,即使在地球上其他国家都对TON表示友好,GRAM还是不能被分发。

而之所以暂停TON项目,更实际的原因,帕维尔·杜罗夫也在公开信中有所阐述:

在金融和技术方面,我们仍然依赖美国。美国可以利用对美元和全球金融体系的控制权来关闭世界上任何银行或银行帐户。它也能通过对苹果和谷歌公司的控制从App Store和Google Play中删除应用程序。

也就是说,如果强行推出TON和GRAM,那么其个人和团队的银行账户资产,Telegram这款软件都可能遭殃。为了发个币,搞的自己以及原有的事业被美国拉黑,不划算。

不过,一切也没那么突然。

今年4月1日,纽约南区联邦法院法官已经拒绝了Telegram向非美国投资者销售Gram代币的请求。而之后Telegram也向其投资者发布公开信,表示将TON的上线时间推迟到一年后,也就是2021年4月份。

而且表示投资者如果有异议,可以选择拿回投资款的72%。后来,或许考虑到兑付以及投资人的满意度问题,Telegram又提供了一个选项:一年后退出项目,收回110%。

如果说之前给投资者的公开信,还让很多人残存一丝希望的话,那今天的公开信,则彻底让投资者断了念头。

Facebook的胳膊拧不过美国政府的大腿,Telegram也一样,因此帕维尔·杜罗夫宣布终止TON。

「 募资17亿美元,“史上第一ICO” 」

Telegram的发币之路起于2017年。

当时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发展势头迅猛,Telegram也顺势宣布推出TON(Telegram Open Network),一个对标以太坊的区块链操作系统。

Telegram的官方代币名为GRAM,据Telegram前雇员Anton Rozenberg透露,TON会帮助被政府压迫的人通过通讯应用进行资金的自由转移。

一个拥有2亿用户的,全球最大的加密通讯软件要发币了?不仅仅是加密货币领域,就连传统资本圈也纷纷投来目光。

于是,在短短的两个月,Telegram就募集了17亿美金,包括Benchmark、红杉资本在内的170多个顶级投资机构和投资人向Telegram“撒钱”。据说,就连苹果创始人乔布斯的遗孀都参与其中。

甚至因为Telegram热度太高还引发了一系列的打着其名头的私募代投骗局出现。总而言之,在当时,Telegram是当之无愧的“史上第一ICO”的项目。

另外,为了不错过Telegram发币的热度,包括币夫BitForex、Lbank、CoinBene在内的10多家交易所都推出了GRAM的期货。

币夫BitForex推出了100万枚GRAM期货代币;Lbank在2018年3月份就上架了GRAM,并承诺TON主网上线后,可以兑换主网代币。

虽然募到了钱,但发币却遭遇波折,就像帕维尔·杜罗夫所说的,美国监管部门是Telegram的拦路虎,要求停止发行其代币GRAM。

2019年Facebook Libra发币的消息轰动一时,甚至惊动了美国国会。在很多人看来,相比Facebook,Telegram发币更合理也更合乎逻辑。

一个是推崇“隐私安全”的加密通讯软件,一个是信仰“去中心化”的加密货币,两者有着共通的气质与基因上的契合。

另外,帕维尔·杜罗夫兄弟二人及其团队都是自由主义者和技术极客,天然会对区块链技术和比特币等加密货币关注且青睐。

当然,更为实际的是,一直以来,Telegram都以非盈利的模式运作,也就是说,是帕维尔·杜罗夫掏腰包做公益支撑这个项目活下来。

拥趸者众多,用户叫好,但不挣钱,这是摆在Telegram面前的问题。

Telegram

因此,在一些人看来,TON只是Telegram打着做公链的名头,为其后续发展筹备粮草的举措。

不过,虽然Telegram发币折戟,但不论其是否发币成功与否,Telegram都与币圈牢牢地绑在了一起。

毕竟一直以来Telegram就是币圈的“宠儿”,据说“比特币首富”李笑来在很长一段时间对于Telegram十分着迷。

而几乎每一个区块链项目、每一个交易所都会建立自己的电报群,这是行业共识同时也是业务的标配。

原因在于,除了安全性和隐私性以外,Telegram比微信等软件更加简洁方便,同时也能够容纳更多的用户。只要有外部链接就可以轻松加群,而每个群可以容纳上万人。

另外,就像上文所说的,虽然Telegram并没有成功发币,但不少交易所上线了GRAM的期货,TON的终止意味着交易所根本没有办法像之前所说的,等TON主网上线后兑付真实的主网代币。

目前多米诺效应已经开始。

在币夫BitForex上线时,GRAM的价格为0.5美元,因为备受关注,最高曾涨至3.3美元左右。

Telegram

因为今天帕维尔·杜罗夫的公开信,截至发稿前,币夫上Bitforex的GRAM已经从前一天的1.59美元跌为0.15美元,跌幅高达91%。

「 Telegram创始人的传奇发家史」

虽然发币折戟,但帕维尔·杜罗夫依旧是社交领域的成功者,其创业和发家经历十分传奇。

帕维尔·杜罗夫被称为俄罗斯的扎克伯格,当然相比小扎,帕维尔·杜罗夫要帅很多,也刚很多。

2006年帕维尔·杜罗夫和他哥哥一同创建了俄罗斯版的Facebook——VK,在哥俩的运营下,2007年VK用户超过10万,成为俄罗斯第二大社交网络,2008年用户超过1000万,坐稳俄语区社交网络第一把交椅。

和扎克伯格一样,1984年出生的帕维尔·杜罗夫年纪轻轻就尝到了成功的滋味。

不过帕维尔·杜罗夫和扎克伯格有很大的不同。

虽然扎克伯格喜欢在公众场合穿T恤、拖鞋,外表上叛逆不羁,但骨子里还是一个顺民。而经常着一身黑色衣服,表情严肃的帕维尔·杜罗夫内心则是一个崇拜切·格瓦拉,热衷自由主义的“反叛者”。

比如,将10万卢比的现金折成飞机从窗口往外扔,嘲讽Facebook配合俄罗斯政府自我审查,拒绝有关部门关闭VK上普京反对团体主页的要求……

Telegram

帕维尔·杜罗夫开心地向窗外扔现金折成的飞机

甚至在2014年,当俄罗斯安全部门要求其配合调查一位乌克兰活动家的个人信息时,帕维尔·杜罗夫竟然将安全部门的文件挂在了网上,并用两张穿着帽衫的宠物狗的照片来回应。

Telegram

被帕维尔·杜罗夫挂在网上的安全部门的文件

Telegram

用穿帽衫的狗回应有关部门

当然,帕维尔·杜罗夫的“刺头”行为惹怒了俄罗斯监管部门,被请去喝茶是家常便饭,更有甚者还出现了莫须有的交通逃逸指控。

总之,胳膊拧不过大腿,VK的股权在之后慢慢被亲俄罗斯政府的基金所收购,帕维尔·杜罗虽然挂着创始人和CEO的名头,但逐渐失去了掌控权。

于是,在2014年,帕维尔·杜罗卖掉了手里的股权,辞去了CEO的职位。

当然,帕维尔·杜罗夫给自己留了一条后路。

在离开VK前,他就组建了一支有12个工程师的小团队,研发了一款能够不被监管、保障用户隐私安全的通讯软件,也就是Telegram。而这款软件的初衷是,帕维尔·杜罗发现自己与哥哥的通话总是在警方的监控之下,想要摆脱这种状况。

凭借着极高的安全性和私密性,以及无广告、简洁快速等优势,短短8个月的时间,Telegram就收获了4000万的用户。

当然,为了避免商业和法律上的麻烦,Telegram没有将公司主体放在俄罗斯,并以非盈利的模式运营。

另外,除了帕维尔·杜罗夫之外,没人知道团队其他成员叫什么名字,在哪里办公,在外界看来这是一个神秘的、分布式的作战团队。

虽然VK被俄罗斯政府“干掉了”,但Telegram这架承载帕维尔·杜罗夫自由意志的飞机开始起飞。

2014年12月,Telegram活跃用户超过5000万;2016年2月,Telegram月活突破1亿;2017年10月,Telegram月活达到1.7亿,每天发送700亿条消息;2018年3月月活达到2亿……

虽然在反叛的道路上,帕维尔·杜罗夫吃了不少苦头,但当俄罗斯因其不配合而封杀Telegram时,帕维尔·杜罗夫还是选择了正面刚——发动支持Telegram的用户在莫斯科广场扔纸飞机表示抗击。

Telegram

帕维尔·杜罗夫在推特上感谢参与“纸飞机运动”的用户

不过虽说如此,Telegram还是被俄罗斯、伊朗等国家接连封杀。

“我谨祝所有在世界范围内争取去中心化,平衡与平等的人们好运。你们正在打一场有价值的仗。这场战斗,很可能是我们这一代中最重要的战斗。我们希望您在我们失败的地方成功。”在公开信结尾,帕维尔·杜罗夫写到。

我倒下了,希望你们能成功。虽然心情复杂,“斗士”帕维尔·杜罗夫的话语依旧强硬和热血。

不过,相比帕维尔·杜罗夫,心情更加复杂的或许是GRAM的投资者以及GRAM期货的投资者,毕竟,真金白银不在自己手里。


参考资料:

《Telegram传奇:俄罗斯富豪、黑客高手、极权和阴谋》

《Telegram倒在发币前夜》


【免责声明】深链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站任何观点、立场与投资暗示。如信息中侵犯知识产权,请及时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站将第一时间删除文章。
参与讨论
相关推荐
今日热文
TOP1
比特大陆夺权战火重燃?吴忌寒早已“攘外安内”
减半行情,究竟是自欺欺人还是潜龙在渊?
一边吃披萨,一边回顾这段历史中不为人知的细节。
订阅深链